赤酱哲征

逆廻十六夜

【Memory】04 叫我赤司征十郎吧

更了(((o(*゚▽゚*)o)))

赤司大人:

“真的不去吗?小赤司?”黄濑在办公室门口向里探着头。


“不用了,你们去吧。我那几个实习生还需要我多指点指点,总是对他们有点不放心。”赤司头也不抬地说道。


“可今天好不容易轮到大家几个人都不用值班耶,吃饭吃饭!出去散散心嘛!”黄濑仍不死心地扒在门框上。


赤司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总是要用杀手锏。目光投向了办公桌上笔筒里的剪刀,然后微笑地看向门外的人。


黄濑哆嗦了一下。


“啊啊啊啊小赤司,我只是想让你出去吃个饭嘛哈哈哈哈有话好好说。”


“我愿意留在医院里。何况我在写某个病人的手术报告,这已经算是打扰我工作了吧。”赤司特意顿了顿了,“就简单的刀伤而言,我相信我是能够把你救活的。”


“哈哈哈哈哈走了哈哈哈小赤司你开心就好。”


门框旁扒了十几分钟的人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往常的安静。


只有笔在纸上滑动发出的沙沙声。


 


又不知过了多久,有护士来提醒赤司巡查的时间到了。


看着处理了的厚厚一叠报告,赤司心想自己也该去走动走动了。


 


巡查完了一遍,不知觉中赤司发现自己已停在了那501病房前。自己无意中竟然把这间病房放到最后来巡查,是早就暗暗决定好了吗?他的手握住了冰凉的门把手。


打开门,赤司发现里面的人竟然又在睡觉。


 


好像……自己来巡查的几次里这个人都在床上和周公见着面吧。


真是太能睡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近病床,生怕会惊醒床上熟睡的人。


听着黑子哲也平稳的呼吸声,赤司也放轻了自己本来就很轻的呼吸。


莫名的安稳感。赤司心里突然想到了这个。


他静静注视着睡着的人的睡颜,水蓝色的头发肆意洒在洁白的枕套上,发丝间依稀可见的白皙耳朵泛着娇嫩的粉红色,让他想伸出手轻轻揉捏。眼前的人看上去睡得那么死,揉一下,也没问题吧?


赤司发现自己竟然在胡思乱想一些什么鬼。


 


他突然想起了奶奶。小时候暑假去归隐山林的爷爷奶奶家,奶奶平日里有些奇怪但有趣的结论,比如,在炎热难以入睡的时候,可以去听听身边已经睡着的人呼吸声,很快就能够睡着的,效果很灵验。可他又不和爷爷奶奶睡,一直以来也不可能和别人睡在一张床上,所以到现在,他都还没验证过这是真是假。


不过以前一直没兴趣,现在倒想试一试。


赤司先回身把门关山,继而回到床边调整呼吸,轻轻闭上眼。跟着哲也的呼吸……哲也的呼吸真的很平稳,很有规律,还没有不合拍的断过……嗯这样别人进来看见我这样会不会很奇怪啊….哦不对我也没有干什么啊……赤司一边进行着实验一边不着边际地想。


好一会儿后,赤司好像有点相信奶奶说的话了。浅浅的睡意像潮水般缓缓涌来,那干净透明的蓝色,杂着小小朵的白色浪花,一卷一舒,看起来好舒服,好想沉溺进去……他这才想起自己昨天又熬夜轮班了。


他不禁扶额,自己怎么净干奇怪的事,竟然这么有兴致去亲身验证了一下奶奶的说法。


真不像自己啊。他“嗤”地笑了出来。


 


“嗯?”


他发现自己笑出了声,连忙打住,怕打扰了黑子哲也的睡眠。可床上的人却比他动作更快地睁开了眼。


 


黑子哲也用圆溜溜的蓝眼睛盯着此时站在病床边的赤发医生。


赤司也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应该是被自己惊醒的人。


 


“是赤司医生啊。”黑子哲也说话了。


“嗯。”赤司极快地调整了一下自己刚刚不小心露拙的眼神。不好,换做是谁都会怀疑一个人莫名其妙地站在自己的病床前是不怀好意,更何况是在睡醒一睁眼后,那个人嘴角带着可以说是不明所以的笑,如果是自己,没准会抽出藏在枕头底下的剪刀二话不说刺过去。


而且对于失忆的哲也来说,自己已经算是陌生人之类的吧。


 


他第一次想到了逃跑。


“我是碰巧来巡查病人情况的,现在看你的状况良好,不用担心,很快就能出院了。”赤司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完,准备转身离开。


“看来是我太过于糟糕的睡相让赤司医生见笑了。”床上的人缓缓坐起。


 


赤司看黑子哲也要坐起来,虽然知道这动作对差不多已经康复的哲也没什么困难,不过还是走向前垫好枕头扶着那瘦弱的肩膀坐好。


“看来赤司医生也不是看起来那么冷漠嘛。”眼前的人眨眨眼笑道。


 


还没等赤司回答,黑子哲也看看墙上的钟,指指旁边的椅子:“每次这个时间点他们都不在啊。如果赤司医生不赶时间的话,可以陪我聊一会吗?一个人待在这里无所事事就只能睡觉了。”


黑子哲也目光闪闪地看向赤司征十郎,眼神里竟有着孩子般的希望。


“这个……”


床上的人又极快地说道:“不方便也没问题的,毕竟你是医生,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也可以等他们回来再聊……”


嘴上说着没关系,眼神却黯淡了不少。


 


“我陪你。”


赤司征十郎不容再商议地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他抬起头平视黑子哲也,他看见,本来有点黯淡的蓝色眸子又开始泛起了点点光。


 


失忆后的哲也,变化真大。记得初中那次,在一次与高年级的比赛后,他戳着哲也的胸口,淡淡地说道:“斗志是需要的,但就把它藏在心里吧。”


那件事之后,用局外人的话说,就是帝光球队里又多了一个面瘫。


当时的他对于表情漠然的哲也,对于他从那次以后越来越优异的传球技术和诱导术,都很满意。不过,他也开始逐渐看不清透明少年的内心。


偶尔深夜里梦见过去的那些事后醒来,自己也会怀疑自己说的那句话的好坏。


现在的哲也,一点点情感起伏虽然没有很明显地从脸上表现出来,但那双眼却毫不掩饰地诉说着自己情绪的变化。


虽然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说,这样的表现太过于把自己的内心暴露于外,但是,此时的他却觉得这样的哲也……有点可爱。


 


“哦?”黑子哲也摸摸自己的脸,“我流的口水没擦干净吗?”他好奇地看着赤司征十郎。


赤司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对着人家盯了有那么一会了。


赤司摆摆手笑道:“不是的,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床上的人呆了一下,随即也笑了起来,说道:“其实赤司医生你笑起来很温柔啊,而且你本身就很帅气。”


“哦?”赤司发现眼前的人嘴甜了不少啊。


黑子哲也以为赤司觉得自己只是礼貌性赞美,连忙点点头说道:“我说是真的啊。”


“嗯,谢谢你了。”赤司发现自己竟然很吃哲也这一套。


 


黑子哲也把视线转向墙上的钟:“每天这个点大家都去吃饭了吧。怪少人的,其他时间黄濑君都会来看我,虽然黄濑君真的很多话说,可大家都不在时就会莫名其妙地感到冷清。即使我并不讨厌冷清。”


“不过有个人聊天也比自己对着空空的房间胡思乱想强。”黑子哲也转头向旁边静静听他说话的赤司。


“嗯?青峰没给你带些杂志什么的吗?”赤司托着腮。


黑子哲也叹了口气,讲道:“青峰君现在渐渐又忙起来了,让他专门帮我带杂志来总是觉得劳烦他了。”


“黄濑呢?”


“哦,他呀,”黑子哲也拉开床边的抽屉,拿出几本杂志递给赤司。


“黄濑君是带了,不过…有点不符合我的口味。”


 


封面洋溢着灿烂阳光笑容,散发着迷倒千万少女的魅力的黄发男人,不是那哲也嘴里的“黄濑君”还能是谁?


翻了翻,里面全是黄濑摆的各种pose,对于少女群体来说,可能能够引起她们高分贝的尖叫,可是……


拿自己的模特写真杂志给哲也,这个黄濑!脑里装的是什么。


刚走进饭店的黄濑突然感到了一阵凉意,咦?是店里空调温度调太低了吗?


 


赤司满头黑线把杂志放到柜子上。


“没事,黄濑君送我他的写真,比起那群追随他的少女们我可是占了很大便宜的啦,还要谢谢他。”黑子哲也发现自己好像让黄濑君陷入不怎么好的处境。


 


赤司想了想:“我办公的地方还有几本日本文学和经济周刊,你如果想看的话我可以拿给你。”


“真的吗!”哲也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度。


“嗯嗯。”赤司点点头,“就是偶尔手头没有要做的手术时我处理完报告后就会看那么几页。”


“那就……请借我一本日本文学的吧!”


“泉镜花的可以吗?我蛮推荐他的《外科室》。”


“那个不是短篇吗?”


“嗯。我那本书刚好收录了他的《外科室》还有《汤岛之恋》。”


 


黑子哲也想了想,点点头:“感觉好像自己以前没有读过这两部作品。那就他的吧。”


“那我今天傍晚前会拿给你。”


黑子哲也笑笑:“那就拜托你了,非常感谢,赤司医生!”


 


赤司突然说道:“哲也,其实你不用叫我赤司医生。”


黑子哲也怔了怔。


“我们好歹也同窗多年,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赤司顿了顿,“由于你失忆了,我就再介绍一下自己。我是,赤司征十郎。”


他微笑地看向黑子哲也。


“哦……”黑子哲也这才反应过来,“那我就称呼你为赤司君吧。”


“嗯。”


两人相视而笑。


    


腰间的呼机突然响了。


“是同楼昨天来的一个伤者,由我带的实习生负责,我现在要去看一下,失陪。”赤司抱歉地笑笑。


黑子哲也连忙摆摆手:“去吧,伤者是最需要医生的。”


 


“你也算是伤者吧。就先在这里无聊一下吧。”赤司起身,顺手捋了捋哲也的头顶一直乱翘的头发。


这一习惯性的动作让两个人都呆住了。


“啊,不好意思。”赤司收回了手,感到有点尴尬。这曾经多年的习惯,这么久了,当他又来到自己的身边,竟然没有改变。


“嗯。”黑子哲也轻轻回答道。


 


 


“总之,我会把书拿过来的。”赤司征十郎走向门口。


即将关上门的时候,一直静静看着赤司离开的黑子哲也突然出声:


“赤司君,请等一下。”


手上的动作停止,赤司对上那不知何时已浸满笑意的蓝眸。


“赤司君,刚刚真的让我感觉很温暖呢。”


 


温柔渐渐涌上赤司征十郎的赤瞳,星星点点,流光溢彩。


他笑了笑。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才彻底将两人相交的视线切断。


 


“因为你可是黑子哲也啊。”


赤司在心里想。


 


 


走到另外一间病房,里边听上去蛮热闹的。


赤司推门,发现自己带的几个实习生都围着一个三大五粗的男人。


 


“怎么了?”


那病床前的三个实习生都转过身。


 


赤司征十郎都有点搞不清状况了,实习生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几张花牌。待在病床上的男人咧着嘴,明显是主谋。


 


“丽子护士去卫生间了,我就来帮这个伤者换药。没想到…”


旁边一嘴快的人接到:“这个伤者拒绝,原因是没人和他打花牌!于是川口就把我们都找来了。”


然后呢?


“可我们都不会打。”


 


赤司征十郎将视线转向病床上整个腿部缠着绷带的男人。


男人见这个赤发男人现在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了。


于是他咧着嘴,举起花牌:


“你好医生,我是木吉铁平,请问你会打花牌吗?”


 


花牌?


木吉铁平?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


 


【最近学习任务真的太紧了


学校还只放半天假(ㆀ˘・з・˘)


老天


最近把自己这本搬上来进度会有点慢,而且同时也在另一个APP上同步更新_(:зゝ∠)_


啊啊啊啊作业啊啊啊期末考!


现在大家都叫着期末地狱......


阿门,保佑我


〒▽〒

啊啊啊这里啊啊啊啊!!!!

旅行精选:

吴旻:

曾经,这里发生过一个凄美的故事,触不到的爱人,一生一次的拥抱——萤火之森

【Memory】03 失忆?

这章有点欢乐(OvO)

赤司大人:

“小黑子!!!!!!!!!!!!!!!”一个顶着黄色头发的大型动物尖叫着冲进了501病房。


不过在这只动物冲进房门的那一瞬间,站在门边的青峰气势汹汹地拽住了他,接着又附加了一记“大力锤”,不然的话待会惨的就是病床上刚醒来的人了。


“呜呜呜呜呜,小青峰你干嘛啊,让我抱抱小黑子嘛呜呜呜呜呜为什么要把人家和小黑子隔离得这么远啊……”抽抽噎噎的人泪眼朦胧地看向黑子哲也这边。


“切!我怕黄濑你那惊人的臂力把哲也又弄坏了!可怕!一边呆着!”青峰对黄濑这种见到哲也便会秒化犬类的技能表示无语至极。


“呜呜呜呜小黑子……”被隔离到窗前的黄濑凉太凄凉地呜咽着。


“哎呀呀吵死了!”青峰瞥了一眼角落暗自神伤的大型犬类动物。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有一个让人发腻的女高音传来。


青峰只来得及转向门口,从门口迅速闪进来的粉红身影擦肩而过。


“哲君!!!!!!!!!”桃井扑向床边。


 


青峰不仅扶额。防得了第一个,防不了第二个。


“喂喂喂桃井你小心点啊哲也还虚弱啊!轻点摸啊!”


“喂喂喂黄濑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走开!…你们两个小心点啊,黄濑你放手!诶…桃井你搂得太紧了!”青峰一下子两边顾不上来,两个黑子哲也的狂热FANS仿佛商量好了一般,你抱完一下我搂一下,你摸完一会儿脸我揉一会儿头发,感受到了来自黄濑和桃井的汹涌之爱的黑子此时已经晕头转向。


 


“这么热闹。”赤司的声音响起。


围绕在病床旁吵吵闹闹的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门口。


赤司快步走向病床,看着那终于睁开如天空般纯净的蓝眼,他的脸上浮起笑容:“哲也,你可算是醒了啊。”


身后的绿间推了推眼镜,严肃地地说道:“幸好这里的隔音效果好,而且现在是下午这层楼的病人大多数都被护工推出去散心了。你们真是的!这里可是医院!特别是你,黄濑凉太!”


一脸心虚的黄濑打着哈哈。


“而且哲也才醒来身体还经不住你们两个的非常人能接受的搂搂抱抱。啊,黄濑和桃井,你们两个,真是不顾别人的身体状况了啊。”赤司笑着抬头,骤然冷冽的目光向刚刚对黑子哲也上下其手的两个人。


黄濑和桃井不禁感到飕飕凉意。


“对不起对不起,看到哲君醒来了真的太高兴了!”


“对啊哈哈哈,小黑子好不容易醒来。我们太激动了实在是额哈哈哈对不起啊小黑子。”黄濑和桃井连忙不好意思地道歉,他们可不想壮烈牺牲在这个可喜可贺的时候。


青峰还不忘在黄濑的黄毛上敲了好几下。


“痛啊青峰!敲傻了怎么帮小黑子看病啊!”黄濑不满地抗议着。


青峰一脸嫌弃:“谁叫你刚刚对哲也动手动脚的?”


“哼!桃井也有好吗!”黄濑卖得好一手队友。


“她是哲也的表姐!你是吗?”


“我才不管咧!”


两人又开始杠上了。


 


 


“额,不好意思。”一直安静地看着大家七嘴八舌的黑子哲也开口了,“那个,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和你们好像不太熟吧。”


 


一直吵嘴的青峰和黄濑齐唰唰地看了过来。


赤司和绿间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哲君……”桃井倒吸了口凉气。


 


“你们……”黑子哲也发现气氛骤地变得奇怪了起来。


赤司双手搭上黑子哲也的肩,认真地看着黑子哲也双眼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们吗?”


黑子哲也环视一周。


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大家见黑子哲也这个反应,都茫然地互相看了看。


“我只认得他俩。”


黑子指向刚刚对自己上下其手的罪人之一——黄濑凉太。


 


其余人的目光“唰”地扫向呆住的黄濑。


“咦?诶!”黄濑凉太手足无措地看看青峰,又看向桃井。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小黑子!”


黄濑欣喜地挤到床边抓起黑子哲也的手:“小黑子真是让我太开心了!小黑子最好了!”


“不过,”旁边的赤司提了一个其余人都想问的问题——


“哲也你说的是‘他俩’,那么,还有一个是谁?”


 


“就是青峰啊。”黑子哲也看向窗边的青峰。


!青峰怔了一下,继而又松了口气。


 


“噢,哲也,很高兴你能记得我啊。”青峰走近病床看着黑子哲也。


“哲君……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桃井啊!”桃井咬着嘴唇。


黑子哲也表示很抱歉:“我真的记不起来了。非常对不起。”


 


桃井求救似得看向一边的绿间和赤司。


赤司叹了口气,补充了一句:“这是你的表姐啊,黑子哲也。”


绿间推了推眼镜:“失忆。这是脑部受到大创伤后基本都会有的后遗症。”


桃井绞着手指整个人都要哭出来了。


 


黑子哲也注意到了桃井的表情,连忙摆摆手说:“啊桃井姐不要这样啊,虽然我记不得你们了,可你们给我的感觉都是十分可靠的人啊。我们可以像以前聊天什么的啊,只是…….聊过去的事情因为不记得所以我可能就无法参与了。但现在的我还是愿意和你们交朋友的呐。”


说完后对着桃井笑了笑。


桃井呆住了。


不过随即她抹了抹眼睛的泪珠扑过去搂着黑子哲也笑了,“既然哲君这样说了,那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对你哦!哲君最会安慰人了!”


“哈哈…..额…桃井姐你抱得太紧了……”


 


“那为什么黑仔只记得青仔和黄仔啊?”一直在一边静静地吃着POCKY的紫原敦终于说了句话。


黑仔?


黑子哲也这才反应过来他叫的是自己,回答道:“因为青峰和黄濑一直在吵架啊。”


 


黄濑和青峰青峰奇怪地相视一眼。


这算什么理由啊


“啊,这个,本来刚开始时还没记起他们是谁,”黑子笑了笑,“不过后来看他们吵架的样子,一下子就记起来呢。看来他们吵嘴给我留下印象不是一般的深啊。”


除了青峰和黄濑没什么反应,其他的人都有那么一点黑线。


 


“当达拉当!”门突然被打开,高尾极具分辨度的声音一下子传了进来。


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的高尾和成兴奋地拍着手,“看来小黑子没事了啊哈哈哈大家很担心你啊,还好你醒了我听说你的事后立马跑了过来了呢哈哈虽然有点慢啊那是因为半路遇到了一位老太太我就扶她先回了病房啊……大家?”连珠炮弹说了这么多的话,高尾才发现大家都有点沉默。


“小绿间,这是…?”高尾看向绿间。


绿间看了眼黑子哲也,说道:“黑子是醒来了,不过,失忆了。”


“啊?!”高尾不可置信地看着现在还是和桃井关系好得很的黑子哲也。


“如今的他只记得黄濑和青峰。”绿间补充道。


 


“额,这个嘛…..”高尾挠了挠脑袋,突然又拍拍脑袋。


“哈哈那就让我来为黑子哲也你来介绍一下你周围的人吧!”


高尾首先行了个绅士之礼,说道:“我叫高尾和成,请多指教!和绿间真太郎是高中同学兼大学同学。喏,”高尾指了指旁边的绿间,“这就是绿间真太郎。你的初中同学哦,还有,黄濑,青峰,紫原还有赤司都是你的初中同学哦!”


黑子哲也一脸好奇地环视了周围高尾嘴里自己的“初中同学”。


高尾搞怪地挤了挤眼:“你们,都是帝光中学的篮球队的正选呀。这是赤司征十郎,你们队的队长,这个总是不停地吃零食的就是紫原敦啦!”


“还有!”高尾指向搂着黑子哲也的桃井,“就是她!你的表姐就是你们球队的经纪人!”他转而一副很崇拜的样子地讲道:“你知道吗?小黑子你们队可是在全日本的中学里被称为‘奇迹的世代’的哦,我在初中就听说过你们,好厉害的!”


黑子哲也发现自己竟然有这么厉害的过去。


“黄濑和青峰你知道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来说说现在你还记得黄濑凉太是个怎样的人吧!”


“可是大抵上记不清了。”


“没关系,把能记得都说出来吧。”


黑子哲也抿了抿嘴,一旁黄濑一脸期待地等着小黑子夸自己有多帅气有多受欢迎有多风趣。


“很烦。”


静。


一边的青峰首先大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濑你听见了吧你真的很烦耶”


黄濑凉太的心灵受到一万点暴击。


“不过啊,”黑子哲也继续说道,“黄濑是个很积极很欢乐的人啊,还有着很大对女性的魅力哦。”


“小黑子……”黄濑感动地脸上挂着宽面条,“你果然是我最喜欢的小黑子了!”


“那青峰大辉呢?”


 


“嗯…”黑子看了看一脸小紧张的青峰,坚定地说:“青峰给我的感觉是很有安全感。依稀记得很久以前我们的感情很好,那段时间…...记忆里的自己很开心。总之,青峰是个阳光,很厉害,表面看起来很不羁但内心很善良的人!是个我想追随的人!”


青峰沉默地听完,脸上竟莫名有点发热。他不好意思地扭过了头。


桃井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黄濑不开心地说:“啊啊啊小黑子你尽在夸青峰!偏心偏心啊啊啊啊啊我也很阳光很厉害很善良啊……”


“没了?”


“额。对了。”黑子哲也抬起头认真地看向高尾。


“小…黑子。”黄濑感觉小黑子突然严肃了起来。


 


他看着眼前认真起来的黑子哲也,听见了那句话——


 


“青峰他还喜欢看工口本和麻衣。”黑子冷不丁地冒出了这句。


 


静。


 


青峰不好意思地把脸埋在床上。


高尾一脸惊讶地拍手称快。


 


“哈哈哈哈哈哈青峰你还笑我你看你好不良!哈哈哈…”黄濑笑出了眼泪,手重重地拍打着床。


病床另一边站着的绿间和赤司都无奈地笑笑。


“小黑子我就喜欢你的画风突变!哈哈哈哈哈哈说得真好!”黄濑笑着笑着栽倒在小黑子身上。


“黄濑你很重。”


“让我躺一会嘛小黑子~”


“诶!黄濑!立马给我起来!”青峰这下不乐意了。


 


 


看着闹来闹去的几个人,赤司的嘴角勾起了微微的笑。


他察觉到了旁边的高尾突然松了口气。


“没什么,”高尾摆摆手,“只是觉得现在的样子比之前好很多啊!”他感慨地伸了个懒腰:“虽然他不记得了我们,但这也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东西,你说是吧?赤司。”


赤司没有回答。


高尾继续讲道:“看着大家这么欢乐,我都忍不住要加入他们了呢。也许,重新认识也是个不错的开始哦。”


看着仍在互相抬杠的青峰和黄濑,还有明明装作漫不关心却送了个水瓶座今日吉祥物给哲也的绿间,难得向大家分享自己那一大袋零食的紫原,一直搂着哲也不放手的桃井和那脸上漾着笑容的哲也,他心里突然间也明朗了起来。


 


“希望这是个不错的开始吧。”赤司轻声说道。


【因为现在放高考假才有这么快更新的啦


明天就要高考了!


祝大家都能超常发挥啦~


如今只是起点,有着无限希望!


【φ(゜▽゜*)♪    頑張って!  

【Memory】03 失忆?

啊啊啊【♪( ´θ`)ノ

赤司大人:

“小黑子!!!!!!!!!!!!!!!”一个顶着黄色头发的大型动物尖叫着冲进了501病房。


不过在这只动物冲进房门的那一瞬间,站在门边的青峰气势汹汹地拽住了他,接着又附加了一记“大力锤”,不然的话待会惨的就是病床上刚醒来的人了。


“呜呜呜呜呜,小青峰你干嘛啊,让我抱抱小黑子嘛呜呜呜呜呜为什么要把人家和小黑子隔离得这么远啊……”抽抽噎噎的人泪眼朦胧地看向黑子哲也这边。


“切!我怕黄濑你那惊人的臂力把哲也又弄坏了!可怕!一边呆着!”青峰对黄濑这种见到哲也便会秒化犬类的技能表示无语至极。


“呜呜呜呜小黑子……”被隔离到窗前的黄濑凉太凄凉地呜咽着。


“哎呀呀吵死了!”青峰瞥了一眼角落暗自神伤的大型犬类动物。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有一个让人发腻的女高音传来。


青峰只来得及转向门口,从门口迅速闪进来的粉红身影擦肩而过。


“哲君!!!!!!!!!”桃井扑向床边。


 


青峰不仅扶额。防得了第一个,防不了第二个。


“喂喂喂桃井你小心点啊哲也还虚弱啊!轻点摸啊!”


“喂喂喂黄濑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走开!…你们两个小心点啊,黄濑你放手!诶…桃井你搂得太紧了!”青峰一下子两边顾不上来,两个黑子哲也的狂热FANS仿佛商量好了一般,你抱完一下我搂一下,你摸完一会儿脸我揉一会儿头发,感受到了来自黄濑和桃井的汹涌之爱的黑子此时已经晕头转向。


 


“这么热闹。”赤司的声音响起。


围绕在病床旁吵吵闹闹的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门口。


赤司快步走向病床,看着那终于睁开如天空般纯净的蓝眼,他的脸上浮起笑容:“哲也,你可算是醒了啊。”


身后的绿间推了推眼镜,严肃地地说道:“幸好这里的隔音效果好,而且现在是下午这层楼的病人大多数都被护工推出去散心了。你们真是的!这里可是医院!特别是你,黄濑凉太!”


一脸心虚的黄濑打着哈哈。


“而且哲也才醒来身体还经不住你们两个的非常人能接受的搂搂抱抱。啊,黄濑和桃井,你们两个,真是不顾别人的身体状况了啊。”赤司笑着抬头,骤然冷冽的目光向刚刚对黑子哲也上下其手的两个人。


黄濑和桃井不禁感到飕飕凉意。


“对不起对不起,看到哲君醒来了真的太高兴了!”


“对啊哈哈哈,小黑子好不容易醒来。我们太激动了实在是额哈哈哈对不起啊小黑子。”黄濑和桃井连忙不好意思地道歉,他们可不想壮烈牺牲在这个可喜可贺的时候。


青峰还不忘在黄濑的黄毛上敲了好几下。


“痛啊青峰!敲傻了怎么帮小黑子看病啊!”黄濑不满地抗议着。


青峰一脸嫌弃:“谁叫你刚刚对哲也动手动脚的?”


“哼!桃井也有好吗!”黄濑卖得好一手队友。


“她是哲也的表姐!你是吗?”


“我才不管咧!”


两人又开始杠上了。


 


 


“额,不好意思。”一直安静地看着大家七嘴八舌的黑子哲也开口了,“那个,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和你们好像不太熟吧。”


 


一直吵嘴的青峰和黄濑齐唰唰地看了过来。


赤司和绿间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哲君……”桃井倒吸了口凉气。


 


“你们……”黑子哲也发现气氛骤地变得奇怪了起来。


赤司双手搭上黑子哲也的肩,认真地看着黑子哲也双眼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们吗?”


黑子哲也环视一周。


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大家见黑子哲也这个反应,都茫然地互相看了看。


“我只认得他俩。”


黑子指向刚刚对自己上下其手的罪人之一——黄濑凉太。


 


其余人的目光“唰”地扫向呆住的黄濑。


“咦?诶!”黄濑凉太手足无措地看看青峰,又看向桃井。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小黑子!”


黄濑欣喜地挤到床边抓起黑子哲也的手:“小黑子真是让我太开心了!小黑子最好了!”


“不过,”旁边的赤司提了一个其余人都想问的问题——


“哲也你说的是‘他俩’,那么,还有一个是谁?”


 


“就是青峰啊。”黑子哲也看向窗边的青峰。


!青峰怔了一下,继而又松了口气。


 


“噢,哲也,很高兴你能记得我啊。”青峰走近病床看着黑子哲也。


“哲君……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桃井啊!”桃井咬着嘴唇。


黑子哲也表示很抱歉:“我真的记不起来了。非常对不起。”


 


桃井求救似得看向一边的绿间和赤司。


赤司叹了口气,补充了一句:“这是你的表姐啊,黑子哲也。”


绿间推了推眼镜:“失忆。这是脑部受到大创伤后基本都会有的后遗症。”


桃井绞着手指整个人都要哭出来了。


 


黑子哲也注意到了桃井的表情,连忙摆摆手说:“啊桃井姐不要这样啊,虽然我记不得你们了,可你们给我的感觉都是十分可靠的人啊。我们可以像以前聊天什么的啊,只是…….聊过去的事情因为不记得所以我可能就无法参与了。但现在的我还是愿意和你们交朋友的呐。”


说完后对着桃井笑了笑。


桃井呆住了。


不过随即她抹了抹眼睛的泪珠扑过去搂着黑子哲也笑了,“既然哲君这样说了,那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对你哦!哲君最会安慰人了!”


“哈哈…..额…桃井姐你抱得太紧了……”


 


“那为什么黑仔只记得青仔和黄仔啊?”一直在一边静静地吃着POCKY的紫原敦终于说了句话。


黑仔?


黑子哲也这才反应过来他叫的是自己,回答道:“因为青峰和黄濑一直在吵架啊。”


 


黄濑和青峰青峰奇怪地相视一眼。


这算什么理由啊


“啊,这个,本来刚开始时还没记起他们是谁,”黑子笑了笑,“不过后来看他们吵架的样子,一下子就记起来呢。看来他们吵嘴给我留下印象不是一般的深啊。”


除了青峰和黄濑没什么反应,其他的人都有那么一点黑线。


 


“当达拉当!”门突然被打开,高尾极具分辨度的声音一下子传了进来。


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的高尾和成兴奋地拍着手,“看来小黑子没事了啊哈哈哈大家很担心你啊,还好你醒了我听说你的事后立马跑了过来了呢哈哈虽然有点慢啊那是因为半路遇到了一位老太太我就扶她先回了病房啊……大家?”连珠炮弹说了这么多的话,高尾才发现大家都有点沉默。


“小绿间,这是…?”高尾看向绿间。


绿间看了眼黑子哲也,说道:“黑子是醒来了,不过,失忆了。”


“啊?!”高尾不可置信地看着现在还是和桃井关系好得很的黑子哲也。


“如今的他只记得黄濑和青峰。”绿间补充道。


 


“额,这个嘛…..”高尾挠了挠脑袋,突然又拍拍脑袋。


“哈哈那就让我来为黑子哲也你来介绍一下你周围的人吧!”


高尾首先行了个绅士之礼,说道:“我叫高尾和成,请多指教!和绿间真太郎是高中同学兼大学同学。喏,”高尾指了指旁边的绿间,“这就是绿间真太郎。你的初中同学哦,还有,黄濑,青峰,紫原还有赤司都是你的初中同学哦!”


黑子哲也一脸好奇地环视了周围高尾嘴里自己的“初中同学”。


高尾搞怪地挤了挤眼:“你们,都是帝光中学的篮球队的正选呀。这是赤司征十郎,你们队的队长,这个总是不停地吃零食的就是紫原敦啦!”


“还有!”高尾指向搂着黑子哲也的桃井,“就是她!你的表姐就是你们球队的经纪人!”他转而一副很崇拜的样子地讲道:“你知道吗?小黑子你们队可是在全日本的中学里被称为‘奇迹的世代’的哦,我在初中就听说过你们,好厉害的!”


黑子哲也发现自己竟然有这么厉害的过去。


“黄濑和青峰你知道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来说说现在你还记得黄濑凉太是个怎样的人吧!”


“可是大抵上记不清了。”


“没关系,把能记得都说出来吧。”


黑子哲也抿了抿嘴,一旁黄濑一脸期待地等着小黑子夸自己有多帅气有多受欢迎有多风趣。


“很烦。”


静。


一边的青峰首先大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濑你听见了吧你真的很烦耶”


黄濑凉太的心灵受到一万点暴击。


“不过啊,”黑子哲也继续说道,“黄濑是个很积极很欢乐的人啊,还有着很大对女性的魅力哦。”


“小黑子……”黄濑感动地脸上挂着宽面条,“你果然是我最喜欢的小黑子了!”


“那青峰大辉呢?”


 


“嗯…”黑子看了看一脸小紧张的青峰,坚定地说:“青峰给我的感觉是很有安全感。依稀记得很久以前我们的感情很好,那段时间…...记忆里的自己很开心。总之,青峰是个阳光,很厉害,表面看起来很不羁但内心很善良的人!是个我想追随的人!”


青峰沉默地听完,脸上竟莫名有点发热。他不好意思地扭过了头。


桃井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黄濑不开心地说:“啊啊啊小黑子你尽在夸青峰!偏心偏心啊啊啊啊啊我也很阳光很厉害很善良啊……”


“没了?”


“额。对了。”黑子哲也抬起头认真地看向高尾。


“小…黑子。”黄濑感觉小黑子突然严肃了起来。


 


他看着眼前认真起来的黑子哲也,听见了那句话——


 


“青峰他还喜欢看工口本和麻衣。”黑子冷不丁地冒出了这句。


 


静。


 


青峰不好意思地把脸埋在床上。


高尾一脸惊讶地拍手称快。


 


“哈哈哈哈哈哈青峰你还笑我你看你好不良!哈哈哈…”黄濑笑出了眼泪,手重重地拍打着床。


病床另一边站着的绿间和赤司都无奈地笑笑。


“小黑子我就喜欢你的画风突变!哈哈哈哈哈哈说得真好!”黄濑笑着笑着栽倒在小黑子身上。


“黄濑你很重。”


“让我躺一会嘛小黑子~”


“诶!黄濑!立马给我起来!”青峰这下不乐意了。


 


 


看着闹来闹去的几个人,赤司的嘴角勾起了微微的笑。


他察觉到了旁边的高尾突然松了口气。


“没什么,”高尾摆摆手,“只是觉得现在的样子比之前好很多啊!”他感慨地伸了个懒腰:“虽然他不记得了我们,但这也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东西,你说是吧?赤司。”


赤司没有回答。


高尾继续讲道:“看着大家这么欢乐,我都忍不住要加入他们了呢。也许,重新认识也是个不错的开始哦。”


看着仍在互相抬杠的青峰和黄濑,还有明明装作漫不关心却送了个水瓶座今日吉祥物给哲也的绿间,难得向大家分享自己那一大袋零食的紫原,一直搂着哲也不放手的桃井和那脸上漾着笑容的哲也,他心里突然间也明朗了起来。


 


“希望这是个不错的开始吧。”赤司轻声说道。


【因为现在放高考假才有这么快更新的啦


明天就要高考了!


祝大家都能超常发挥啦~


如今只是起点,有着无限希望!


【φ(゜▽゜*)♪    頑張って!  

好好看

【凰】:

2016新年明信片


今年的第一张图就献给爷鹤啦<(▰˘◡˘▰)>

喜这个画风

STAR影法师:

瞬移父子!感觉最近好像总是在画小恶魔……

噗嗤

师绘:

魔稻祖师paro

让我们一起走进一代传奇--东方魔稻创始人魏无羡,了解成功农民企业家背后的故事。



感觉就是抹茶巧克力山

卡门迹忆·LoFoTo:

巧克力山(Chocolate Hills)

世界十大地质奇迹之一,由1268个圆锥形小山丘组成的巧克力山,高度介于 40到120公尺之间,居高临下,好像一个个堆放在地上的干草堆。每到夏季,“干草堆”都会干枯,转为褐色,犹如一排排的巧克力排放在大地上,巧克力山这个叫人垂涎欲滴的名字由此而来。其他季节山丘都是绿色的。

最新的一种解释是说巧克力山可能是由于一座古老的火山爆发,大量的岩石四散喷射,被石灰石所覆盖,最后在海床抬升作用下,最终形成如今我们看到的巧克力山。但专家对这种解释仍然没有达成共识。

【Memory】02 守

啊啊啊青黑也有份!

赤司大人:

单人病房里。


铺着洁白被褥的病床上,躺着一位昏迷的伤者。


密密麻麻的绷带缠在他的手上,胳膊上,腿上。脖颈处还打着石膏。


垂过耳边的输液线被蓝发映得有了温暖的水蓝色。床边机器的显示屏上,呈现的是伤者如今稳定的心跳。


 


门悄悄地开了,又轻轻合上。


赤司征十郎看着已经昏迷了将近一个月的蓝发男子,伸出手,小心翼翼地顺好男子乱翘的头发。


“明明一动不动却还会乱翘。嘿嘿,哲也,这样很麻烦哦。”赤司对着昏迷的黑子哲也自言自语,头发阴影下的眼里此时流转着光,“还记得以前我说过你的睡相令人不敢恭维吗?现在啊只要醒来后头发再乱翘我就不会说你了……”


温柔的声音到最后却在微微颤抖。


他默默地收回了手。


在那次决定性命安全的手术后,果然又有几次恶化的情况,还在最后都渡过了难关。虹村前辈回来后,面对黑子哲也这种情况,也将哲也列为了关注的重点对象。


而他,几乎是每天都待在医院里不曾离开。离开医院的一时半会儿全是因为黄濑拼了命也要拖着他去医院外的饭店吃饭。连吃饭时,他的心思其实也都在医院上,面对着对面严阵以待的朋友,他只能乖乖地往嘴里送饭。


本来是说什么都没可能将他带出医院吃饭的的。可当有一天倦意终于突破了面具一般的表情防线显现出来,虽然只是一丝丝,但却还是被绿间黄濑那几个人察觉到了。


熟知他性子的绿间什么也没说,只有黄濑大声嚷嚷着什么“只有吃饱喝足睡够精神饱满才能照顾好小黑子啊!小赤司你是医生你不会不知道动手术治病什么的前提就是精神充沛吧!”


……


“走吧走吧!”黄濑于是就顺利推推拉拉地把他带去和大家伙吃饭了。


 


门的突然打开打断了赤司的思绪。


一个皮肤黝黑的高个子男人。


赤司向那人看去:“啊,青峰,你来了。”


“嗯。”青峰没有看赤司一眼,径直地向黑子哲也的病床走去。


“今天怎么样?”


“一切稳定。照常。”


“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么?”


“是的。”赤司停顿了一下,也看向病床上的黑子哲也,“不过身体状况是朝着良好情况发展的,表面的伤口也都好的差不多了。”


青峰走到床前,拉开椅子坐下,静静地注视着蓝发男子。


 


顿时一站一坐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青峰,你的工作不要紧吧?”赤司先开了口。


“嗯……在哲也醒来之前我都不会回去的。”


?!赤司眼里的惊异转瞬即逝。


他摇了摇头:“青峰……就连我们也无法预测哲也会何时醒来。”


也许会很久。


可床边的男人却无所谓地挥挥手:“我都决定了争取最近这几天多点接些片,接下来一个月内尽量不接。”


“这也许会对你的事业造成影响。”


“影响是不可避免的了。但哪里比得上自己……几年前的好朋友呢?”一丝难以名状的表情爬上了青峰的脸。


话题似乎又要向某些颇为不想提及的过去发展了。


赤司明白青峰是个极为重感情的人,语言和行为上的不羁只不过是他与生俱来的孩子气和懒洋洋。


 


“那你的经纪人就不会拖你回去吗?”


“不会。”青峰很绝对地说道,“我在来之前就和他商量好了。这几天的接片工作也全靠他快点安排了。”


“嗯?今吉竟然会配合你这样做?”在赤司的印象中今吉属于极有方法“鞭策”艺人前进的那种,想来公司安排这种人跟着青峰也是专门针对他那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懒洋洋吧。


“他毕竟是个明事理的人。况且我也没有完全撇下工作啊。”青峰耸了耸肩。


“原来如此。”赤司点点头。


 


“哦,对了,赤司。这几天的事情弄完后,就由我来当哲也的全天监护人吧。”青峰淡淡地说。


“……”赤司犹豫着要不要拒绝。


看见赤司没有表态。青峰挠了挠头,继续讲道:“赤司你毕竟是这里的医生,不光是哲也,还有其他的病人需要你。然而我也去问了黄濑和绿间,他们中也没有人可以像我有这么多的空闲时间。”


 


赤司对上青峰难得一见认真的眼神,怔了怔,随即又叹了口气:


“那好。”


“放心吧,赤司。”


“那几天后,哲也就托你好好照顾了。”


 


青峰双手交叉地靠在椅背上,突然学着赤司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


“这几年来他还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啊。”青峰苦笑着。


 


赤司也笑了笑:“哲也在一些方面可是执着得超乎常人的,大辉。”


“切。”青峰撇撇嘴,“只是没想到他因为那件事说不见就不见,真是干脆。反正我在国外这几年里还真的没他一点的消息。”


赤司轻轻敲了敲手中的医护记录:“看来你对哲也也不是一般的执着嘛。跑到国外又训练又比赛又接专访什么的还不忘百忙之余去打听哲也的消息。”


隐约之中,他莫名感到青峰对哲也的感情也有点不一样。但自己从他们两个在初中就好得不行的哥们关系看来又不好下定论。


但愿……是兄弟情吧。


不过赤司很快又为自己的自私念头而感到难为情。


 


青峰别扭地扭过了头:“麻烦你别说得我是那么心急。”


赤司只是笑。


 


青峰大一结束时便被邀请去了美国一支由公司招纳组建著名的篮球队。在那强者众多的球队里,他只是在中学和大学里把篮球打得出神入化的十几个人之一。不过初中在帝光打球时就已闻名全日本中学的他,在身体完全发育好后,爆发力和灵敏度已不是中学时代的那个自己可以比拟的了。


他的总体水平早已跃上了十几个层次。


他那毫无章法却没有人能够抢断的球路以及那几乎无人能够模仿的超难度投篮姿势让他一下子从一名刚入球队的普通球员成为了篮球界冉冉升起、煜煜生辉的新星。


身体素质和篮球技能都超人一等的青峰成为一位闻名世界的球员只是时间问题。他在国外当然是半比赛半学习。国外的大学连平时的考试都是很重要的,因此他也没少遇上只能让别人顶替他的位置打比赛而他坐在考场乖乖考试的情况。


他现在不仅是美国的著名球员,还成为了美国一非常受欢迎的篮球杂志的签约封面模特。


青峰目前很满意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有什么能够比找到能与自己对抗的对手更激奋人心呢?他不怕输,只要一想到还有很多比自己厉害的人就不禁跃跃欲试和兴奋。而且公司的待遇很好,还非常注重保护球员的隐私,这次能够在众多媒体的镜头底下悄无声息地回到日本也多亏了公司的工作做得十分到位。


即使自己平时很烦自己的经纪人今吉总是管东管西安排这安排那,但面对着媒体的闪光灯和平日的工作中绝对缺不了他的。想起刚拿到经纪人资料时,青峰发现,今吉竟然是和自己来日本同一所高中,只不过比自己大一届。但前辈毕竟是前辈,青峰认为自己对今吉还是带着敬意的。


除了,自己不想去练习的时候。


 


黄濑来电时他刚好拍完了这个月的封面。


跨洋电话的那一段在不断地大呼小叫,可青峰只听清了一句“小黑子出现了!”还有那陆陆续续出现的“重伤”“昏迷”“手术”等字眼。


只要思绪正常的人都能立马把一切事情串联起来。


“挂了。”


“啊?”电话的那一头懵了,可能是不明白为何青峰表现得这么漠不关心。可只有在旁边看青峰接电话的今吉,才分明看清了那因极用力抓着手机而青筋炸起的手。


“我很快会飞回去,不说了,跨洋电话费贵。”青峰既然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么就没必要继续听黄濑那家伙多说什么了,倒不如赶紧和今吉商量好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从工作中脱身飞回日本。


 


不过当他悄无声息地回到日本后,已是黑子做完手术后的第四天凌晨了。青峰一下飞机便打的赶去了黄濑所说的医院地址。在推开病房门后,他看见了已在病床旁等待的一群人——赤司,黄濑,绿间,还有坐在椅子上抽抽噎噎的桃井。


桃井作为黑子哲也的表姐,对这个看似孱弱的少年的疼爱发挥到了极致。面对着黑子哲也时的桃井身上有着伟大母爱的光辉,过去青峰因为口渴抢了哲也的香草奶昔,当事人没在意,反倒桃井看见后硬是扯着青峰的耳朵气冲冲去了M记,回来时的青峰怀里小心翼翼地抱着六杯香草奶昔,还撇着嘴说桃井逼他买六杯奶昔来补偿黑子。黑子一个人当然喝不下这么多,自己留一杯,而其余五杯刚好就分给了黄濑、赤司、绿间还有紫原和桃井。


反正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桃井一见到黑子哲也便会扑上去蹭个没完。而青峰在旁边看着哲也那水蓝的头发被蹭得乱七八糟竟会有点不爽。


 


青峰对赤司一群人点了点头示意。


他走过去拍了拍桃井的肩以示安慰。


 


当时看着床上安安静静躺着的哲也,青峰心里涌起一股把他唤醒的冲动。像过去那样,嘻嘻哈哈地揉着哲也那一头本来已够乱的头发,最后自己的手会被哲也嫌弃地拿开,,并一本正经地指责自己:“请不要这样再使我的头发更乱了。”而他总是嬉皮笑脸地一次又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青峰沉默地和大家站在一起。床上的人丝毫没有察觉围着他的每个人心中的伤感和担心,呼吸依然平稳。青峰伸出手帮忙掖了掖被子,却发现自己此举是多余的,被子早就被精心地掖好。不过透过被子底下传来的单薄触感,让他动作一滞,他感受到了此时哲也身体的脆弱不堪。


像是一碰就会破灭的泡沫。


青峰的心紧了紧。


 


 


虽然第二天还要拍片,可青峰还是在哲也的病床旁守了一夜。赤司走后,半夜时桃井也来过,还留下了一盒说是可以提神醒脑补充体力的腌渍柠檬。不过这来自桃井的好意却没有派上用场,因为他还不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验证在这些年里桃井的手艺是否有长进哩。


 


来自远方的太阳从黑暗的深处赶来,它也许不知道,它的奔跑,给这小小的深蓝水球上无数神奇的生命永远带来着希望。它只是奔跑,带着使命跑向那未知的宇宙,尽管自己的光芒不能刺破那重重叠叠、永远存在远处的黑暗。


它只是奔跑,跑。不知自己给人类带了光明,不知自己创造了一个奇特独立的世界,不知自己就是那每日在地平线上缓缓升起被世人满腔激昂咏叹的红日,不知自己的光芒还可以是那在黎明初露给心灵带来无名触动的曙光。


 


值早班的绿间发现了趴在病床边已熟睡的青峰。


“哼,还说什么自己早就休息够了。”绿间叹了口气,走进去,关上了还在吹进风的窗。在离开之前,他又看了眼病房里的两人。窗外的阳光被揉碎了抛洒进房间里,细碎地洒在光洁的地板上,一些落在两人脸上的阳光映得青峰和哲也都仿佛是还未长大的孩子。


绿间那双深碧的眼在被擦着透亮的镜片后闪了闪,随即转身离开。


 


 


窗外的麻雀在枝叶间掠过被切割成丝成缕的阳光,轻盈地闪烁在绿叶间。接连不断的鸟鸣并没有唤醒那趴在病床熟睡的男子。


他的睫毛轻微地颤了颤,像是要轻轻抖落那上面金粉似的阳光。


 


其实只要再向青峰靠床头的那一边看一眼,便不难发现,他手里,原来一直握着那相对白皙的手。


窗外又传来声声欢快的鸟鸣。


那白皙的手指抬了抬又落下。


【终于更新了   我有拖延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 ̄Д  ̄)┍


终于松了口气。。。。。。